柏夜

精神病晚期

【叶蓝】(道士x猫妖)

*占tag致歉,就是想先记一个梗来着,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摊手)
*cp叶蓝,喻黄,后期可能会有其他
*不确定能不能继续往下更,可能是坑
*暂时无题




叶修看着他手里这只被人捏着后颈拎起来还不安分的对他张牙舞爪的小猫,不禁无奈的扶了扶额。

这是他第十八次见到这小家伙了。

这只小动物很特殊,全身的毛都是浅蓝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叶修见到它的第一反应,不是觉得奇怪,反而觉得——还挺可爱的。不过每次想要靠近的时候小猫都会飞快的逃离进而不见踪影,叶修也没打算追,毕竟像他这种人,一切都是讲究随缘的。

然而,碰见两三次能算是缘分,一连碰上十几次就有些可疑了。叶修敢肯定——这小家伙在跟着他。

他是个云游四方的道士,多年来辗转于荣耀大陆的各个国家中,心情好的时候遇到有困难的就顺手帮忙除个妖降个魔,不收任何报酬,至于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保佑对方自求多福吧。     

但这道士做久了,难免有被他打败的妖魔对他怀恨在心企图报复他。但叶修的灵力实在太强,普通小妖根本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然而这小猫,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趁着他在客栈休息的时候溜进了他的房间,结果被叶修圈起的法阵套了个正着。

叶修看着手中挣扎的小猫,微微皱了皱眉。他无意伤害这个小家伙,若不是今晚他潜入这间客栈想要偷袭自己,他也不会出手。

只不过——叶修歪着头想了想,并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他啊?

一人一猫开始大眼瞪小眼,最终是叶修先忍不住开口∶“你是谁?”

小猫只是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扭过头去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看着这副可爱的模样,叶修不禁起了想逗弄他的心思——至于偷袭?这小猫的妖力跟他的灵力比起来还差的远,根本伤不到他。于是叶修把他放在床上,盘着腿拄着膝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

“你应该可以化成人形吧,怎么?难道要我动手帮你?”

小猫闻言打了个寒战。之前远远跟着的时候感觉不到,但刚刚被这个人类抓在手里,散发出来的灵气一下子就把刚成年不久的他吓坏了。而这个阴险的人类现在还在威胁他!小猫要被气炸了,但他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于是迫不得已化成了人性。

随后一个蓝衣白玉般的少年出现在了叶修眼前。刚刚成年的小家伙,连耳朵和尾巴都还没有消失,亮晶晶的眸子带着怒意。一头浅蓝色的短发,软的想让人上去撸一把。

然后叶修确实那么做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以及那对敏感的猫耳。

“啊!”从未被人类如此触碰,少年一把拍掉了叶修作乱的手,红着脸迅速退到床边,眸中怒意更盛。

“你你你干什么!!!!”

叶修笑着看着他的反应,无视少年的愤怒,向他伸出手∶“你好,我叫叶修。”

少年气鼓鼓的重新坐下,不理会他的手,极为不情愿的吐了两个字∶“蓝河。”

叶修也不恼,笑眯眯的收回手问他∶“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跟着我?”

“你……!你还问我为什么?!”蓝河瞬间攥紧了衣角,目光中夹杂着一丝悲伤。“明明是你……把黄少给……”

叶修闻言一怔∶“谁?”

“黄少天!我们蓝溪阁阁主的儿子黄少天!明明就是你把他抓走的!”蓝河低吼着,肩膀不停的颤抖,声音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你……是不是已经把他……”

这次叶修总算是听明白了,他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没有抓他。”

蓝河依然红着眼角瞪着他,不相信这三个字都写到脸上了∶“上次你和他见过面之后他就不见了!整个蓝溪阁都找不到!黄少从来不会无故离家这么久的,一定是你抓了他!”

黄少天叶修是认识的,说起他叶修就头疼,明明也是个猫妖,却与眼前的蓝河相差甚远,天天拉着他pkpkpk,还每次都打不过他。

“你说他和我见过面之后就失踪了?”

“是!”

“这样啊,那我大概了解了。”叶修点起烟斗,那不紧不慢的样子简直快要把蓝河急死了。

“你果然知道!他在哪?”

“在你们蓝雨国国主喻文州那里。”

“……国主?为什么?黄少怎么会和国主有联系?”蓝河疑惑。

“这个啊,”叶修突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他们俩的联系,还真不小呢。”

“可是……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不信的话,随我一起去看不就好了,”叶修定定的看着他,“正好我也有事去找文州呢。一起?”

“……”蓝河犹豫着,他不知道眼前的人类是不是在骗他,但从他没伤害自己这点来看,应该不是坏人吧?

“好,我随你去。”蓝河一咬牙,下定了决心。没办法,他实在太担心黄少天了。

叶修愉悦的笑了。

这场旅行,肯定不会无聊呢。

—————————————————————

喜欢的人多了也许会有后续(心虚)

对不起我只想着开车(bu

【全职/一叶之秋】迟来的告别

1.一叶之秋视角,拟人
2.伪一叶之秋x叶修
3.本来是想抒发一下对这个设定的不满,结果写着写着就把自己给说服了【bu



H市,嘉世俱乐部,老板办公室。

一叶之秋静静地躺在桌子上,看着坐在旁边的陶轩。

陶轩手里正拿着一张荣耀帐号卡,似乎在等什么人。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叠纸,纸上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沐雨橙风转会协议。

一叶之秋知道他在等谁。

叶修。他曾经的主人叶修。他今天会来这里签署协议,然后带走沐雨橙风。

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这样见到沐雨橙风了吧,他想。毕竟他不能和沐雨橙风一起离开啊。

这时,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那个和一叶之秋朝夕相处了十年的人推门而入。

“来啦?”陶轩微微笑着。

“嗯。”叶修走进来,两人短短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再无交谈。

协议是早就拟订好了的,叶修最后一次确认无误后,便在协议书上签字,然后接过陶轩手中的沐雨橙风。

办妥了一切后,他的目光终于,转向了一旁的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也回望着他,虽然叶修看不到。

“前几天轮回打来了电话,想要一并收走小孙和一叶之秋,”陶轩看着叶修的神情,大致也能猜出他在想什么。于是开口说道∶“过几天他们会派人来交涉。如果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的话——”

“不必了,”叶修打断他,“这样,挺好。”

他伸手,拿起这张本属于他的帐号卡,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一叶之秋安静的躺在他的手心,最后一次感受着叶修传递给他的温暖。

“再见了。”他听见叶修喃喃道。

然后,他被重新放回到了办公桌上。叶修和陶轩打了声招呼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走了呢,叶修。

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会无可避免的感到痛苦。

他怨不怨叶修?如果有人这么问他,他一定会回答,怨,当然怨。

他怨他就这样把他交到了陌生人手中,怨他最后不肯把他和沐雨橙风一起带走。

可是啊,每当他想起去年的那一天,叶修把他交给孙翔的那一天,从那双手中传递而来的颤抖,他所有的感情,都会重新化为难过与不舍。

他知道的,他们已经彻底到了分开的时候。再也没有任何奇迹发生了。从今往后,他的主人不再是叶修,而是孙翔。

他不甘心,但却又无可奈何。

叶修实在太理智了,他不会感情用事,即使面对驱逐他的嘉世也依然能露出微笑。这样的叶修,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其中也包括,从俱乐部收回一叶之秋。

是啊。他回到叶修手中,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他的队伍,兴欣不需要他。

兴欣并不是没有战斗法师选手,只是兴欣的选手唐柔这个人太过与众不同。对她来说,一叶之秋用着或许都没有她的寒烟柔顺手。她追求的是胜利,而不是那个所谓斗神的帐号卡。

而叶修,那更不用说了。因为他,已经有君莫笑了。

他在挑战赛的时候见过君莫笑,一个和他有着相同容貌的孩子。打个人赛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君莫笑比他更适合叶修,更能撑得起他荣耀教科书的称号。

而另外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君莫笑的身上,背负着他所没有的东西。

是回忆,是属于叶修和苏沐秋的回忆。

那个年少时陪伴在叶修身边的苏沐秋已经不在了,所以无论如何,叶修都要守护好他留下来的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一叶之秋知道,唯有这两张帐号卡,叶修不会让给任何人。

但是他不同。

对他,叶修选择了放手。

一开始他并不理解,甚至感到愤怒。他觉得叶修这种行为无异于对他的背叛。直到后来,一叶之秋想起了他的现任主人孙翔。

除了性格差了一点之外,孙翔倒也真没什么别的缺点。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的实力绝对不容任何对手小觑,他一定能成为下一代斗神。

这大概就是叶修放心把他交给孙翔的原因吧。比起被收购在兴欣里做标本,叶修更喜欢看他驰骋在赛场的样子。即使日后会作为对手见面也无妨,毕竟帐号卡的命运从来都不是由主人决定的。

想到这里,一叶之秋释然了。

他不会再怨叶修了。他明白了他的心意,因为他们可是十年的战友啊。

只是,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他还没来得及和叶修,认真的告别。

几个月后。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开启,常规赛第一轮,兴欣对轮回。

这是他第一次和君莫笑、沐雨橙风打团队赛。沐雨橙风退到君莫笑身后,黑洞洞的炮口早已瞄准了他。

现在告别的话,也不算太迟吧?他想。

一叶之秋微微阖眼,然后举起手中的却邪,加速冲出,战矛毒蛇般刺向沐雨橙风。

再见了,最佳搭档。

一叶之秋的视线忽然被巨大的伞面给遮挡住,伞的后面,君莫笑抽出剑,迎面一个拔刀斩斩出。

再见了,叶修。

叮的一声,伞矛相接,火星四射。

再见了,我的,主人。

一叶之秋的战矛,毫不留情,狠狠地,向着君莫笑的胸口刺去。

                                     
                                  —— Fin










【海贼王/布鲁克】雾

1.占tag致歉
2.无cp,布鲁克视角,一个无聊脑洞的产物x
3.很短,一发完
4.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系列

起雾了。

在这片黑暗的海域里,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Sunny号随着海流四处飘荡,如同幽灵船一般。海面上,安静的让人窒息。

布鲁克坐在船边,端着冰凉的空茶杯,静静地看着这片海,回忆如潮般涌来。

一百年前,他就是这样坐在伦巴海贼团的船上,缓缓的从Sunny号身侧驶过,面对惊愕的众人,微笑着,唱着自己最喜欢的歌。

后来莫名其妙的加入了草帽海贼团,在米娜桑的帮助下终于从Thriller Bark找回自己的影子重新站在了阳光下。香波地诸岛的被迫分离,两年后的重新团聚,以及人鱼岛,庞克哈萨德,德雷斯罗萨的冒险……

想到这里,布鲁克扬了扬嘴角,“呦嚯嚯嚯~”

雾越来越浓了,渐渐的,连Sunny号的船身都变得模糊了起来,甲板上又阴又冷。布鲁克站起身,老实说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尽管他并没有能感觉冷的身体。什么都看不到,这让他很不安。

这时他想起了他的伙伴。他们都是笑起来像太阳一样,明亮而又温暖的人。

“米娜桑……”布鲁克握紧了茶杯,骨头因为挤压而吱吱作响,仿佛就要断掉了一般。而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松开手,颓废的坐回了椅子上。

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对,是梦吧,等到醒来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伦巴海贼团的船上,所有的冒险,不过是空想的产物罢了。

期待般的捂住双眼,良久,放下。

什么都没有改变。

“啪嗒——”干涩的液体从空洞的眼窝中溢出,滴在脚边早已摔坏的小提琴上。布鲁克把它举起来,缓缓的拉动着。

“喀拉——”声音在寂静的海面上显得格外刺耳。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小提琴,就像在对待珍宝一样。

把琴放回原处,再次拿起茶杯。他把目光落在了浓雾深处,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但他还是轻声哼唱了起来。

依旧是初次见面的那首,宾客斯的美酒。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布鲁克不厌其烦的唱着,好像只要唱着歌,草帽海贼团的大家就会再次出现,带着他一起远离黑暗,驶向光明。

…………

“喂,你们刚才听到了吗?骷髅在唱歌诶!”
“说什么蠢话,骷髅怎么会唱歌……一定是幻听!对,幻听!”
“可是刚才骷髅真的在动诶!好厉害!”

…………

                                   ——Fin